予我良辰

微博ID多喝冷水_
我有两个本命,一个叫徐宁,一个叫吴京。
我爱两个男人,一个是日天,一个是良辰。

那什么…我就想问一句…有大佬知道在哪里能查到lofter的运营报告之类的经济数据吗,直接搜索的话得到的结果都是文艺青年研究报告什么的,写论文需要具体的盈利情况之类的数据_(:зゝ∠)_

痴妄二字



花荣不喜欢喝酒。
也不是天生不喜欢喝酒,岂不愧为豪爽男儿。
只是不喜欢喝多了的宋江。
带着一种微醺的忘乎所以的笑意,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花荣说什么样都不喜欢。
宋江喝多了好几次,问了好几次。
花荣只能说,不喜欢,绝不喜欢男人。
每次吴用都在,小酌一杯,不动声色。
花荣从来没说过,他喜欢一心一意的男人。
也不是不喜欢宋江。



李俊独自走向登机口。
宋江说找几个弟兄一起来送送,他拒绝了。
宋江没说过一个字的留。
留也留不住,心里都清楚。
李俊动心,宋江有错,视而不见,放任沉迷。
李俊死心,宋江没错,何有旁人,言犹在耳。
不说出来对大家都好。
凭什么不说,走都要走。
再没人记得宋江最潦倒的样子。

水浒“棠棣杯”征文大赛

扩!总之快乐的旁观大批可能的新粮涌现——

求同存异:

转自QQ空间,po主水浒相关墙,qq2954865844
===
#一宣##棠棣杯征文大赛##欢迎转发扩散#
各位圈友们好,这儿是水浒相关墙。
不知你们是否还记得上周墙说过要“搞个大新闻”?也许会记得。你们可能还在纳闷,究竟墙要搞什么事。
现在,看到墙开头打的tag,大家心中是不是猜到了一些呢?
对,墙这次就是要举办一个面向全圈的征文大赛,名为“棠棣杯”。门槛低,范围广,取材原著,只要热爱水浒,爱好文字,人人都可参与。优质作品将会得到墙发出的奖赏哦(。ò ∀ ó。)


目前组委会定下的征文主题是“忧与爱”,圈友们需要围绕此题展开自己的创作(但不必像应试作文那样死板(눈_눈))。即日起至元旦前,都是留给有兴趣的同好们的构思时间,关于棠棣杯的信息,也都会在这段时间内陆续发布完整,敬请关注。
在元旦期间,墙将会展开铺天盖地的二宣。二宣会总结一宣期里所有的资料,到时还请各位多多转发哟。二宣开始到一月结束,就是留给同好们的投稿时间啦。此时投稿窗口开放,作者们就可以把自己的作品交给评审组,具体渠道于后公布。
二月一日到元宵节期间,就是评审组的评议时段啦。此时大家只需耐心等待结果出来即可。
组委会争取在学生党寒假结束之前给出具体获奖名单,奖品也将随后派发。
大体时间安排如上。如对此日程表还有疑惑的话欢迎私戳墙墙。


关于体裁方面,投稿接受分析/散文/小说/段子/诗词歌词几类,如有其他类别投稿请与墙小窗商量。


一宣期内信息每周公布一次,内容不定,如一宣结束后仍有不解之处请依然私戳本墙٩( 'ω' )و


大抵如此。望同好们踊跃参与!


——水浒相关墙


===
此处是本次大赛的lof代理人@求同存异 会与QQ空间同步发送大赛相关信息。一宣一期的具体内容已在上面表述完整,如有疑问可以加墙号联系。当然,若有不便与lo主联系即可。
希望大家多多扩散,踊跃参与w

【隋唐AU】今知欲夜•第四章下

【本章预警】
为啥叫第四章下呢,因为这是个隐藏章节,虽然老长了,但是对情节完全没推进,出完整版的时候应该会删除。
但是为啥坚持写了呢,因为这篇一开始的设定里就是有探险元素的,而且写的时候真的很挑战自我…
感觉最近每章越来越长了,这不是个好兆头,说明前面的章节可能要扩字(哇.jpg)

对啦这章有个很明显的恶趣味原著梗233


【文】今知欲夜·四(下)

千佛塔正中有一根承重的立柱,楼梯十分狭窄,沿着立柱盘旋而上。塔壁上镶着照明的烛台,不知运用了什么黑科技能够见风自燃,却只勉强照出阶旁栏杆的轮廓。徐世勣不由暗暗佩服这设计,阶梯自可暗藏玄机,更不消说目力不及的上一层拐角,就是走进了什么机关密室也无法撤出。这么想着,他倒是佩服起师爹的艺高胆大来了,竟然不发一言独自上楼去。
“你们先别动!千万别上来!”红拂焦急的声音却忽然仿佛从上方传来,“快点个灯看看房顶!这地面会动!”
虬髯客掏出一根光柱强烈的狼眼手电,徐世勣拿过来仔细地照了照,房顶看起来并无异样。他高声问红拂:“台阶一步都不能上么?这离得太远也不方便细看。”
“前十二阶我走过,没问题。十三阶往上都有种很滑腻的粉末,我怕失足跌落就一直往上走,一直走到二楼…地面滑腻,墙体粗糙,我现下抱着立柱在,一旦力气耗尽就会跌倒,被地面拖到墙边碾磨至死。”
虬髯客对徐世勣打了个手势,自己绕到楼梯背面去检查,徐世勣则叼着手电纵身跃上阶旁栏杆,蹬蹬蹬往上走了几步,侧身往下一坐双腿盘紧栏杆,伸头过去果然已经能看到红拂。
“你怎么这么大胆!”红拂看到他,脸色一变,“头离外墙远点,未必上面没有这种奇怪的粉末,蹭落下来可得把你滑掉下去。”
徐世勣晃晃脑袋照亮眼前,一手用指甲轻触墙面,确定无事之后才接下电筒放低重心仔细观察起来。和空旷的只有一个香案的一层不同,二层是个轴对称的设计,西北一半是个被封砌起来的房间,向上的楼梯大约也在其中;红拂被困在南面,离他右手的距离只比楼梯的宽度稍长一些。
这时虬髯客也检查完毕走了过来,神色有些凝重:“台阶背面没有拼接痕迹。不过传送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机关,即使没法关停,小徐直接用登山绳把红拂救下来不就好了。”
红拂苦笑:“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是传送带,大不了我冒个险被拖到门边去开锁。我在这摩擦了这么半天,能担保绝对没有夹层可以放置传送设置一类的机关。地面波动频率和幅度都毫无规律,甚至有些凹凸不平,倒是像个活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了。
这厢徐世勣顺着栏杆溜了下来,拿过虬髯客的背包翻拣出登山绳,又想找个飞虎爪缀上。虬髯客小心翼翼的向上踏了几级台阶,忽然伸手向空中招了一招,盯着手心,缓缓皱起了眉。他又开口问红拂:“你摸到过地面吗?”
“没有。不过除了材质,这块地面其他方面的性质我应该都能说得出来。我恐怕最多再支持一刻钟就要撒手了,本来能长点,但是地面动的越来越厉害了,我把握不住节奏。”红拂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珠,说话有些费劲。徐世勣和虬髯客也看到了,红拂脚下的地面在上下起伏,但是并不是二层全部的空地,只有从楼梯到门大约五步的距离。活的!看着那地面越来越大的动作幅度,三人脑中都掠过这一个念头。
徐世勣忽然噗嗤笑出声:“师伯你肯定知道这是什么了,但是就等着我说,好看个笑话。”
“虽然你们师门知道这鬼玩意儿是什么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是麻烦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不想第一次出马就折在这这个鬼东西在腐蚀我的鞋子!”红拂大约是用尽全身力气让最后半句话带出了个感叹号,向上一纵抬起一条腿绕住柱子,另一只脚用较为厚实的鞋跟部位着地。
“改日有机会一定得请你跳支舞。”虬髯客打趣他一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颇有些怀恋的看了一眼,然后吩咐道:“小徐背好我的包上去抛绳,确保你们两个系在一起之后去空地上点一下,红拂直接跳到台阶上往下滑,小徐牵紧了一起下来,动作要尽量快尽量同步。事不宜迟,动!”
徐世勣背着硕大的登山包倒也行动敏捷,一只飞虎爪准确的楔在红拂左手边,红拂抬手拔出绳索拽紧,在胳臂上绕了两圈后直接整个人脱离柱子逆时针旋转把绳子缠在腰上。与此同时徐世勣也从栏杆上跳了下去,两人在空地中央咕噜噜撞在一起,腾的升起了一大蓬烟雾,而原本红拂被困住的地方一大块灰粉色的东西张牙舞爪的立起向他们的方向扑来。虬髯客啊呀一声,狠狠一跺脚,忽然,整个塔里都充斥着响亮却不嘈杂的蜂鸣。只见一只浑身铁黑色的大蜂直飞过来,那蓬烟雾也立时改变方向对着灰粉色迎去。徐世勣和红拂趁着此时顺着楼梯咕噜噜滚了下来,一直滚到虬髯客脚边。虬髯客拉住绳子一把将二人扛在肩上,冲出寺去。
到此时,三人才松了一口气。红拂坐在地上咳嗽不止,徐世勣递给他水壶,他又咳了半晌,喝了些水,方才能开口说话,声音低哑像是伤了嗓子:“二楼那玩意到底是什么。”
虬髯客看了徐世勣一眼,徐世勣也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徐世勣投降开了口:“粉扑。”
“粉扑…成精了?”红拂一脸WTF。
“黄河河滩上自古有种怪物,叫做沙扑。沙扑十分凶悍,身上的粘液触人即化血水,并且难以扑杀,只能靠其他生物纠缠住逃生。这只或许是从小改造的,身上附的是磷粉,旁边空地上潜伏着它的母体磷蛾。传送带不过是个诱惑人去开锁的假象,那边是头部,更容易惊动这粉扑;入毂之人即使侥幸落在空处,也会惊起磷蛾,召唤这粉扑前来捕食。只是可惜了药师给我的信蜂,我用它指挥飞蛾扑沙,时机又不太好,是回不来了。”虬髯客稍觉有精神些,解释了一番来龙去脉。

三座塔依然耸立在夜色里,这个院子里的时间似乎过得比实际要慢些。休憩了片刻,红拂倒是坚决起来了要探寺,虬髯客也赞成。只是塔门是不能再开了,只能从外部攀爬,徐世勣上去探了一番,见四五层之间并无楼梯连接,料想是有别的机关,沙扑并上不去。
这一次红拂打了头阵。徐世勣正待跟上,虬髯客拍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你最后上,先不要进去。这种磷蛾有个天敌,只怕才是这座塔里最难对付的东西。”

TBC

下一章还是探险,有红药cp。第六章推情节,但是单徐不一定。

开了个剑三erAU的水腐新坑,希望有愿意私底下阅读并进行评论的旁友联系我。

最近碎碎念写的有点多感觉简直是在lof撒娇的样子啊…
目前三次的状态是就业修罗期,大概要到十一月中旬。
今知欲夜倒不是很瓶颈,但是由于自己心里看的比较重所以还是有抗拒…会尽量保持月更,但是很抱歉这个月真的没办法更了……
然后重点就是标题。
这文啊,有人物ooc,有黑化,三观不正到不想给小朋友看…起码是nc-15吧。
希望有人能提出有一点实质内容的评论。
对了如果有人能提供早上叫起服务就好了。可以付钱的。
以上。

【耽美】十方外道·番外一

【文】十方外道·番外之前男友(一)

题目来自前段时间在lo上看到的前男友15题,题主开放授权,挑了几道觉得合适的。鸣谢题主。
时间轴是周蒙(是的,“我”叫周蒙)和薛唤宇分手大概两年后,中间换了个男友半年,空床了几个月,然后被薛唤东捡回去当金丝雀。现在在薛唤东居住的高档小区里开了个复印店,平时住店里,偶尔住薛唤东家。(有我这么自己剧透自己的滞涨吗?)
其实我现在过得太好,和女朋友关系和睦感情幸福,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十方外道的滋味了。就当我是在给自己写同人吧。

2 深夜街边遇到喝得烂醉的前男友,发现对方手机锁屏是自己的生日

“劫财劫色,杀人害命,我都无所谓。”
很多年前薛唤宇问过我为什么没事的下午喜欢坐车去很偏僻的地方然后天黑后一个人走回来,我是这样回答他的。那时候他还肯跟我住在出租屋里,会凶悍的把我扑倒在床上,然后笑嘻嘻地说,随便我,只要不往家里捡什么野猫野狗就好。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兄弟俩还是很像的,比如我搬到这里来的时候,薛唤东就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如果我往回捡野男人,就算是小猫小狗,他也会连人带我一起赶出去。
所以说来也是很奇怪,我走了这么多年夜路,真的没捡到过那种刚出生就被丢弃的野猫野狗。

薛唤宇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吃完午饭了。他在楼上房间里很大声的喊:“薛唤东?有人吗?给我倒杯水!”
我没理他,然后过了会他自己下楼来,看到是我,就很轻蔑的哼了一声。我热了速食饭和醒酒汤给他。他看起来不太情愿地吃了,然后自己扔掉了餐盒,坐到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他大概要回来了,你现在走吗。他不给我往回捡男人。”过了会儿我对他说。
“那你还不是捡了,还捡了个醉汉,还捡到他家里来了。”薛唤宇用嘲笑的口气回答我。“男人这事儿,你什么时候听过别人的话?”
我把他的手机从充电器上拔下来扔给他。“充满了。”
他接过手机,很随意的按了密码解开锁屏,忽然回过头凶悍的看着我。我自顾自绕过去拿起遥控器调了台。
他站起身,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薛唤东从电梯里走出来。我听到叮的一声,然后是薛唤东在门外说:“不再坐会儿吗?”
“你教导的好,他现在防我跟防条发情的野狗似的。”
然后又是叮的一声,薛唤宇走了,薛唤东关门进来。他看了看沙发上的被子,又看了看桌上的醒酒汤,什么也没问,上楼换衣服去了。
我想我越来越依赖薛唤东,大概就是因为他从不多问无聊的问题。
我也不喜欢多问,确实因为种种无聊的踌躇,说到底就是一个不敢。比方说,为什么薛唤宇的锁屏,还是我的生日。可能是他懒得换,也可能是小新欢跟我的生日一样,或者是他拿这个日子当过银行卡密码怕忘了。总之与我无关。


4 暴雨的夜晚使用Uber打车,唯一愿意接单的司机竟是前男友
这一天晚上我从很偏僻的地方回来时走的有点慢了,突如其来的下起了暴雨。这也不能怪我不看天气预报,毕竟我出门从不带伞,看了也不。
我掏出手机给薛唤东打电话。也算是意料之中的忙音。
这个城市的夏季潮湿,下起暴雨来就像有人端着盆水从二楼准准的往行人头上泼。我在一个不知道几年没有开门的小卖部雨篷下避了一会,看雨虽然小了却没有要停的意思,就叫了个Uber。
这个天气连Uber都难叫的很。
又等了大约二十分钟,手机上显示有个司机接了单,却迟迟没来。我有点没耐心了,就打电话给他。那边是个有点畏畏缩缩的声音接了,连声说不好意思,刚接了单忽然老板有事情找。还没等我说什么,那边又有个声音说,这种天气,你就去接,也没绕多少路。
过了会儿,两道雪亮的灯光冲开了雨幕。我觉得自己浑身湿透实在狼狈,就直接打开后厢门坐了进去。
然后前座扔过来一条毛巾。我正要说谢谢,抬头一看,驾驶座上赫然是薛唤宇。
“你驾照…拿到了吧?”想了很久,我还是艰难的张口问他。我很多年没对他发问过了。
他用一个让我甩了自己一脸水的急转弯回答我。“那个司机在我允许他下班之前接私活,我让他拿钱走人了。”
然后车就这么沉默着开进了小区。大概是天气太不好,保安都懒得查车,就这么一路开到了薛唤东家楼下。我看见他家的灯忽然亮起来了。
打开车门前我犹豫了一下。
“你不回店里?”薛唤宇问我。
“总得上去洗个澡。”我把依然干着的毛巾叠起来放在座位上,走出车厢,掏出门卡打开了薛唤东家的楼栋门。


6 淘宝纠纷,店主竟是前男友

“薛唤东从来不亏待自己的人,你是怎么得罪他了,不仅要上淘宝,还要为了这几块钱斤斤计较?”
旺旺的对话框里忽然弹出这么一句,与之前客客气气的狡辩迥异,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薛唤宇?”我打字问他。
“别欺负我小男朋友。”
“七天无理由退换货。”
“别欺负我小男朋友。”
“你让他来把这破烂拿走,看着心烦,不退钱就算了。”
“别欺负我小男朋友。”
“自动回复?”
“……你闹够了没有。”
“没够,让他喊我嫂子。”
“没看出来,你现在倒是硬气了。”薛唤东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我身后,着实把我又吓了一跳。
我叹了口气。“我也是开店的人,你看他这个做办公用品生意的小男朋友,卖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那你倒是骂他啊,以前唤宇说你骂人厉害,我倒是从来没听过。”他看都没看一眼地上纸箱里那堆破烂,只是含笑看着我。
我不敢作声了。那时候年纪小,和薛唤宇正如胶入漆,又是年少轻狂,确实是骂走了他身边好些莺莺燕燕,可现在说起这事,就好像余情未了似的。
我拉黑了那家店,站起身吻住薛唤东。他亲了一会,就推开我:“晚上有个应酬,来看看你,一会儿还要出去。到家里等我。”


TBC

为啥周蒙天天都在薛唤东家里,有种我要1v1结局了的不好预感【围笑

【隋唐AU】今知欲夜·第四章

【本章预警】
没啥好预警的。本来想让性转夫妇撒点狗粮也没撒起来_(:зゝ∠)_
哦对了刚发现有些应该回粉了的并没有粉上,如果有这种情况请不要介意,发现后会及时重粉der~

今知欲夜·四

“千佛寺。”
虬髯客站在佛塔的房檐下,抬头看着被剥蚀的看不出字迹的描金牌匾,用无可置疑的语气念了出来。
徐世勣举起电筒,又仔细的看了看牌匾,“这是四个字啊大师伯。”
“这字都这样儿谁认的识啊。”虬髯客依然十分沉稳的吐槽。
“请不要在我聚精会神破解锁头上机关的时候讲这种冷笑话。”红拂从中间冒出来隔开了正准备实施欺师灭祖行为的徐世勣和一脸悠闲的虬髯客。“准备工作都做好了,这塔是能不能进?”
“好啦好啦,我知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徐你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不过这千佛寺可不是我胡诌出来的,但你们不知道它的来历也很正常。”虬髯客捻了捻自己的胡须,翻捡着记忆讲述起来:“唐开元年间,有位日本留学僧东渡而来,他挂单的寺庙里在修建新佛塔,有位木雕匠人技艺超群,本身应该也修行过一些民间术法。恰好有一天天气十分炎热,这位木匠又十分投入,结果到晚上还没顾上吃饭,庙里日间提供的饭已经放坏了。那位日本僧人看到他去倒饭,误以为他不珍惜粮食,就对他讲了一粒米里住有七个神明的日本传说,劝诫他珍惜食物。木匠是劳动人民啊,本身放坏了饭就很懊恼,听到这个东瀛僧人居然指点自己,不服气的很,把自己的木匠本领和术法本领统统使了出来,雕了座檐下千佛,让那个日本僧人见识到堂堂东土大唐就算一个木匠也不是他能随意批判一番的。确实他也是有点本事,之后那座寺庙只有供奉在千佛塔里的神像颇为灵验,所以寺庙就更名为千佛寺。几年后有位高明的禅师来到此处,指出那塔是用了妖邪之术,就被拆除了。你们不知道这个故事很正常,因为它是被记载在一本东瀛典籍里的。不过如今看来,这座塔并不是被拆除,而是被封存了。”
“既然有人花了那么大精力把这个塔藏了一千多年,又抓走了药师,必然是知晓她的身份,有些事情不想让你们发掘出来。所以啊。”虬髯客眯起眼睛,望着那块牌匾,“进不进,红拂你说,你才是药师最亲近的人。”
红拂站在一边沉思,显然是陷入了困境。从小被杨素按工具人的方式养大,他精通许多接近失传的奇技淫巧,却极不擅长做出选择。可从他决定跟李药师走的那个夜晚开始,他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学会相信自己,自己做出抉择。这对他来说太难了。
徐世勣一直追随着虬髯客的目光,观察了半天佛塔,忍不住发问:“大师伯,这座塔应该是后来修缮过,除了第一层的房檐,全部都换成了石质结构。可我看那块匾上写的四个字也绝不是檐下千佛,难道说它现在的主人并不在意这份效力?”
“你的思路倒是不错。”虬髯客赞许的对他点点头,“不过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不少,但不该是着力保存这种老古董的人。千佛,其实是那个牌匾支架通向一层大梁处的浮雕。也不怪你观察力不到,若不是我正好看过记载,也想不到那个佛像头上的螺髻竟是九百九十九张佛面。”
沉默了很久的红拂忽然开口:“那另外两座塔,也有这么大的来头?”
虬髯客摇摇头:“这塔应该是被人搬到这里的。它东边那座矮些的木塔看着年头差不多是明朝起的,应该是原本就在此处的一座藏书塔。西边那座石塔,应该是修缮千佛塔时为了和两座古塔形成犄角而后建的。”
“这尊千佛如果被经年供奉,其上蕴含的法力必然不同凡响,可惜它并没有这种运气。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保存一座塔上千年,还要搬动它,是多么难的事情?依我看,只有这最底下一层是被留存下来的。”红拂掸了掸衣袖,语气轻松了一些。“千佛塔,是一座机关塔。”
虬髯客赞许的点点头:“不错,若说这是座机关塔,的确是能物尽其用。那你是打算进了?”
“我们只是想找到掳走药师的那班人的线索,不如先探探藏书塔或者石塔。”红拂坦诚的看着他,“药师不在,我没把握。”
虬髯客伸手推开了塔门。“别说没用的,进去。虽然我和药师是半路认的师兄妹,的确是因为我们平生所学师出同源。她能帮你的,我也能。我要是不行,不是还有小徐嘛。”
“承蒙师伯看得起。”徐世勣苦笑道。“可惜我虽然是正儿八经拜了师的,学的都是些旁门左道,师父一直都不想认我这个徒弟。”
虬髯客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药师女孩子家家的,难免有点儿小性子。其实你平日里是个怎样的人,我们都看在眼里。嘿,红拂,你小子怎么都上到二楼了?能不能走慢点儿?”

TBC

内容很枯燥。有些东西编的还不是很严谨。
但真的不是凑字数的一章!是本来只准备写半章的爆字数了!也就是说会有一个多出来的第五章嘤。
本来想发出来的时候去掉一部分,但是想了想觉得没啥意思。如果以后要有不同,应该是把情节完善,而不是发出来的时候故意挖出漏洞。当然这章本身就是相当不完美的一章,最近确实比较忙,而且写到过渡章节…总之也会尽量保证质量的,感谢即使我一直在拖稿也看了下来的大家。

鸣谢催文群【全员逃脱小黑屋:547515981】,感觉加入这个群可以做到周更了呢!

这个月,我想,三更,今知欲夜。
给我些动力好伐!!!

为什么今天更的今知欲夜没人看!!!
明明是周末!!!
我可是放弃接活首先完成一月两更啊!!!
虽然更文主要是自己的心意!!!
但是没人看!!!会很!!!不开心的!!!
没人看我下个月就去接本子不更新了嘤嘤嘤
【其实还是想更你们对我好点好吗?